还贴两个.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向下

还贴两个.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帖子 由 贼三 于 2013-12-16, 19:46

你怎么哭了?
文:连谏
她喜欢他,他不知,从很久之前开始。
她每天都要路过他的小书店,四十几个平方的样子,很雅静,放学回家的路上,她都要进去看一会书。
傍晚时分,书店里站满了像她一样的学生,捧着一本书,安静地看,她和其他学生一样,站着看累了,就坐在地板上看,夕照的余辉斜斜地扑进来时,整个书店就像一幅静谧温馨的油画,让她觉得,心,安安地静着,很悠扬。
她开始留意他,是这一年的冬天,瓷砖地太凉,即便是看累了,她也不再坐了,依在书架上,用一条腿支撑着身体,累了,换另一条腿支撑。
隔了几天,就见书店多了些漂亮的草编工艺垫子,一开始,她以为是放在那儿卖的,倒是老板,乐呵呵地拿起垫子,给每个学生发了一张:坐着看吧。
她吃惊,也在别的书店看过书的,老板最不待见的就是他们这些学生读者,因为学生们大多只看不买。被书店老板驱逐,她经历过,一次,她正看书看得起劲呢,老板劈手一把夺过书,边黑着脸嘟哝边把书塞回了书架。把她弄得又尴尬又不羞愧,好像自己真成了她嘴里的那个损着别人利着自己的厚皮家伙。
她仅是一普通家庭的学生,把喜欢的书全数买回家,是不可能的,对于喜欢却又买不起的书,只能在书店里看。
她陆续换了几家书店,遭遇都与上家相似,直到换到这家书店,年轻帅气的老板和善得象春天的一抹阳光,她再也不必换地看书了。
在这儿看了大约半年多书,也不太来了,因为要高考,学习太是紧张,只是,学习的空暇里,偶尔想起那位老板眼里的温暖,就觉得心情松弛了不少,很惬意。
整个高三,就是这样过去的,路过书店时,冲着店门内,微微地笑一下,闪过。
有时,老板看见了她的笑,也回一个暖暖的笑;老板看不见时,她会哼着歌,从店门前悠然地飘袅而过,自己觉得那歌声,像一束清淡而明媚的阳光,已蜿蜒着穿越了店堂,抵达了他的心里。
高考结束后,她继续去他店里看书,看着看着,心思就不在书上了,眼神飘过去,像怯怯的蝴蝶,在他身上,小心翼翼的飞飞落落,他那么高那么瘦,方正的脸上总带着暖心的笑容,她很想问他一声:嗨,我叫梅果,你呢?
只是想想而已,问不出口,仿佛一开口,心思就会被他看穿。
偶尔,在一回眸的刹那,他们的目光相触,她飞快地收回目光,红着脸继续看书。
夜梦里,全是他的影子,她知,自己爱上他了。她看一本小说里说,暗恋是最懦弱最安全的爱情,因为他不知,便不会被拒绝,当然,也失去了被他接受的机会。
她想主动和他搭讪说话,便拿了一本书,付款。他抬头,看着她笑,把钱推回去:在店里看就可以了。
她脸红如火炙,心想,他为什么不让她买书呀?是为了让她省钱还是为了让她一直在店里读书,这样,他就可以多看她几眼?
心里美得不行。
她有他的电话号码,却一直不好意思打。当然,电话号码不是她要的也不是他主动给的,而是写在书店门上的,因为他偶尔会出去提货,没人看店,便把手机号刻了字,粘在门上,若是有人来店里找他不到,便可以电他。
那张写着他电话号码的纸,在她口袋里揉皱了,字迹模糊不清,却依然没舍得丢掉,尽管,那串数字,已那么熟稔地雕刻在了她的心里。
后来,她去外地读大学了,身边的女同学也陆续开始恋爱了,也曾有男生对她示好,只是,他在她的心里,那么顽固那么完美地立着,容不下他人。
她鼓足了勇气,给他发短信,却没说自己是谁,他打回电话,她不敢接,唯恐他听出自己的声音。
他们就这么短信往来着,偶尔也用移动QQ聊天,他总是问她到底是谁,她诡秘地笑着不答,只说我们认识的。他也就不在追问着为难她。
她把他当了可依赖的大哥哥,什么都说,除了自己的姓名和身份。她问他,在他的想像里,她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?
他说:修长,细腻,长长的发,直而温柔地垂在肩上……
总之,在他印象里,她美得像天使。
她总是和他聊着聊着,就跑到镜子前看看自己,其实,她的头发很短,身材也不是很苗条,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她突然自形惭愧,就更不想告诉他自己身份了,怕他会失望,使他们的第一次坦诚相见,就像见光死的网恋一样被湮灭掉了。
为了向他想像中的她靠拢,她开始减肥,留长发。
等头发留得够长了,身材减到他想像中的样子,她就可以站在他面前,笑盈盈地说:知道我是谁吗?
她想像他张大眼睛看着自己,哈哈大笑着叫出她的网名就缓缓地笑了。
他们就这么散漫地聊着,一年的光阴,就这么过去了,她瘦了,头发终于长到及肩了。这年暑假,她特意穿上了雪白的棉质长裙,去书店找他。
他说过的,觉得她应该是那种眼睛清澈、面容单纯的女孩子,穿一袭白色的棉布长裙,盈盈而飘袅。
她抱着一颗扑扑直跳的心,进了书店,他,还是老样子,坐在靠门口的收银台处,翻着一本书,若有人来交钱,便把书放到一边。
她唯恐他一眼认出自己就是那个匿名和他聊了一年多的女子,便低了头,匆匆进去,找了个角落,抽出一本书,安静地看。
时光一分一秒地过去,她心不在焉地翻完了四本书,他依然没有发现她,她抽出一本书,正要往收银台走,突然,听见一个女孩子的嬉笑声:嗨!
她就觉得心一抽,就见一年轻漂亮的女子,擎着一课冰淇淋闯了进来,顽皮地冲他做个鬼脸,依在收银台上,把冰淇淋递给他,一把捞起他放在一旁的手机,边翻边说:你的神仙妹妹今天找没找你聊天?
他边吃她剩下的半课冰淇淋边说:自己看。
女孩噘噘嘴,飞快地移动了几下拇指:以后,不许和你的神仙妹妹聊天!说完,把手机递给他:当心哪天她变成一颗爱情炸弹,把我们的爱情炸飞了。
他刮了她鼻子一下:小心眼。
她手里的书,就啪地落到了地上。
他们一齐往这边看,她捡起书,塞回书架,女孩跑过来,看着她:咦,你怎么哭了?
她浅浅地笑了一下:看小说看的。说完就往外跑,看也不敢看他
她听见女孩在身后说:咦,她看了什么小说呀?把眼泪都看出来了。
他说了什么,她没听见,只是拼命地跑啊跑啊,跑到街角,才站定了,看着橱窗中的自己,想自己奔跑的样子一定很难看,想着想着,眼泪就又要往外跑。
晚上,她上了QQ,对他说:我失恋了。
他问对方是个什么人以及失恋的原因,她笑着说:他爱上了别人。
他哦了一声,问需不需要他帮她做点什么。她流了泪:其实不是他的错,他不知道我爱他。
说完这句,便删了他,爱情晶莹而脆弱,经不起打扰,他没成为她生命中的风景,那么,她亦不可以做惊扰爱情的风铃,哪怕声音悦耳清脆。
经年之后,她走过了几场爱情,也会偶尔想起他,想起他的时候,就缓慢地笑了,觉得赚了他好大便宜,那场没有见光的暗恋,那么隐秘而美好地营养过她年少羸弱的心灵。







流年里,那只奔赴爱情的小小鸟


1.
五年前,林依还只是个超市的收银员。
那时的林依并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,高考失利后,她像一只小鸟迫不及待地想飞出学校的笼门,要在蓝天白云之下振翅。
直到有一天遇到李基,林依才觉得自己不是一只小鸟,而是一只小小鸟,想要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。
李基是超市的常客,久了就和林依有些熟了,偶尔闲的时候会说上两句玩笑,算是打了个招呼。
那天的客人不多,李基刚走,林依就发现了一个精致的手包。过了不一会儿,李基就急匆匆地回来了,到了柜台边就问:“丫头,看见我手包了没有?”
林依突然就笑了起来,一是因为李基的焦急模样,二是因为李基叫她“丫头”,这样的称呼透着一丝不比常人的熟稔,让林依感到熨贴。
林依调皮的眨了眨眼:“手包还给你可以,不过你怎么感谢我?”
其实林依只是开了个玩笑,并没有真的图什么感谢,就算感谢,也不过是一盒口香糖或是一袋瓜子就可以搞定的。再者,林依看是熟人,又亲切地叫她“丫头”,才敢开了这样的玩笑。
林依也没有料到,李基的感谢隆重的过了头。李基当时连连点头说:“一定感谢,一定感谢!”就拿着手包离开了。当晚,林依刚下班,就听到路边的车喇叭声。林依回头,李基正从一辆崭新的车里探出头,对着林依招手。
林依过去了,李基下车开了开门,让林依上了车。林依有些懵,不知道去哪里。李基说:“为了郑重地感谢丫头你,我决定请你去吃西餐。”
那是一间金碧辉煌的西餐厅,这让林依没来由的局促起来。她一会儿觉得自己的手像一只丑小鸭,一会儿又觉得自己的衣服就像灰姑娘。
林依吓得都没敢点餐,还是李基帮她点的。
后来,用餐的时候,林依就像电影里放的一样,手足无措,用不好刀叉。等到叉掉在了地上,李基帮忙捡起来之后,才微笑着说:“没事,不要讲究,放开来吃,管它!”
林依更加的不好意思起来,那顿昂贵的西餐,也根本没吃出是什么味道。

2.
从那次用餐过后,林依一见到李基就会莫名的脸红,而且也不再像从前那样随性地和他开玩笑了。
就在平时,林依也刻意地规范着自己的言行举止。而这样做的原因是不足为外人道的,因为林依怕李基突然来到超市,如果当时自己有什么不得当的行为,被李基看见,那可就坏了。
其实,像林依这样的女孩会有什么不得当的行为呢?就算有,也是年轻女孩的一些调皮罢了。但林依就是这样苛刻地要求着自己,仿佛这样才能入得李基的眼。
李基还是和平时一样,但林依的感觉却不一样了。李基如果那天给了林依一个微笑,或是和林依打了趣,林依一整天的心情都会莫名地好起来。如果那天李基很匆忙地买了东西就走,连看都没看林依一眼,林依就会失落一整天。
林依知道,李基是个多金的帅哥,年轻有为,开了一家自己的电脑公司,有房有车,未曾婚娶,这样的钻石王老五级别的人物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。
林依并不奢望李基会成为自己的男朋友,但是她还是喜欢上了李基。每到夜深,李基的一言一行都在脑海里不断地回放,挥之不去。
林依就这样思念着李基,无能为力。但在平时,她连多一点接触他的机会也没有。
直到有一天,林依路过了李基的电脑公司,发现了一则招聘启事。
李基的电脑公司并不在林依从超市回家的路上,但林依下了班之后,总是会绕上一段路,从李基的公司门前路过。每次路过,林依都会向电脑公司里张望,虽然每次都没有遇上李基,但林依的心里总是有一份隐秘的渴望和激动。
那天,林依仍旧是路过,仍旧是张望,仍旧是没有看到李基。但却发现了一则招聘启事。
林依是鼓起十二分勇气去应聘的。
李基看到了应聘的林依,先是一愕,但随即又想了想说:“你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。”
那天的林依是一路小跑着回家的,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,自己马上就可以天天看到李基了,可以和李基呼吸同一间屋子里的空气了。这是多么的幸福啊。
林依毫不犹豫地辞了超市的工作,连剩下半个月的工钱都没有要。
崭新的一天就要开始了。

3.
林依欢天喜地的去上班,每天都去得很早。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帮李基把办公桌打扫的纤尘不染,甚至连李基电脑健盘里的灰尘都清扫了出来。然后,再泡上一杯绿绿的清茶,看着茶叶在水中次第地还原成生命的本色,等待李基的到来。
其实,李基从来没有要求过林依为他做这些事。这都是林依自愿的,林依甚至觉得自己来这里上班,就是为了能无微不至地帮李基做这些小事。
可是,后来林依才发现,自己是整个公司里学历最低的人。而她所做的事务,也不过是整理一些纸质的文件,以及其它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。说是被聘请,其实不过是个杂务罢了。
李基在公司里的和大家谈论些什么的时候,林依从来无法参与,那些拗口的专业术语在林依听来就和外语没有什么区别。也是,像林依这样连最简单的CAD软件都无法操作的人,能在电脑公司上班,说出来本就有点不可思议。
林依每每在这个时候,自卑就慢慢地在心里铺开。再看一看正在高谈阔论的李基,林依觉得他已经高大的只有仰望了。
林依开始有些后悔当初的冒失,连招聘简章都没看清楚就应聘来了。但还是有一点值得安慰的是,李基破例收取了自己。至少,在李基的心目中,自己还算是个不错的女孩吧。
可是,即便如此,又能说明什么呢?
林依想过要离开,但是却又舍不得,不是舍不得这份工作,而是舍不得李基。舍不得李基的微笑,和他的举手投足。
就这样,林依不再像从前一样总是面带着微笑了。偶尔,她会对着某个角落发呆,心思重重的样子。

4.
那是公司的一次庆功会。那天,公司拿下了一个大项目,李基笑逐颜开地说这都是大家的功劳,今天公司请客,犒赏大家。
公司的人都雀跃起来,林依也从内心里感到高兴。但林依的高兴只是因为李基和笑容。
下班了,林依故意拖在最后。她想趁大家全去了酒店之后,自己就回家。她觉得这样的庆功会自己是没有资格参加的,公司里的人全有功劳,而独独自己,什么忙也没帮上。再说,在这样的庆功会上,自己会自惭形秽的。
然而,事实的情况却和林依想像的不一样。李基那天走得也挺迟,大伙儿都急急地赶往酒店了,公司里只剩下了林依和李基。
李基微笑着看林依,林依的心就慌了起来,慌得找不到一点点杂事可以做,两只手都有点不知道该放在哪儿了。若在平时,林依就是没事,也总没歇着,总有一点小事可以做的。李基的笑里有一种意味深长。李基说:“丫头,走啊,庆功去。”
林依就这样再次上了李基的车。
车里回响着淡淡的音乐,很舒情。而林依则有些眩晕,这和第一次与李基去吃饭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。
庆功会上,一片喧闹,唯有林依颇安静,坐在角落里静静地注视着李基,这个她心目中的天之矫子。
宴会结束后,李基主动说要送林依回去,这让林依更是始料不及。林依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,这样的幸福本来有些遥远,但现在却让林依有了一种近在咫尺的错觉。
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,看着李基在灯光交错的车河里游刃有余地驾驶着车,林依有一种卑微的激动。林依甚至期待这样的夜晚会和李基发生点什么。但直到下车,李基却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告别时给了林依一个美好的微笑。
也就是在那个夜晚,林依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,重新开始学业,辞职,去复读,去考大学。

5.
林依去和李基辞职的时候,李基费解地看着林依。林依嗫嚅地表示自己想重新操起学业,去考大学。李基释然地“哦”了一声。
李基爽快地同意了林依的辞职。李基说:“丫头,你的决定是对的,想不到这一晃你就长大了。”
李基又说了些祝福的话。林依知道这些祝福是真心的,但心里还是有一些莫名的委屈,她希望李基至少会表现出一些挽留或不舍。但是李基没有,李基说林依长大了的时候,林依在心里想:我是为你长大的!
但这样的想法,林依是不会表现出来的。而林依去读大学的目的也只有一个,她希望从大学里出来之后,也成为一个城市的白领,能和李基自由地对话,哪怕只是说一些专业的名词。
或者说,林依这么做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能让自己和李基走得更近一些,让自己更有可能的配得上这个男人。
这是多么一个卑微的梦想啊,可是却让林依作出了撕心裂肺般的决定。从此以后,就再也不能天天看见李基了,可再也不能呼吸着他呼吸的空气,就再也不能给他的茶杯续上热水了。
离开。林依有一种冲动,他想开口让李基再送自己一次,但是她还是隐忍着没有说出口。
走出了电脑公司的大门之后,林依木木地边走边流了很多的泪。
重新走入学校的大门,林依不再像从前那般没心没肺地玩耍了。她知道,要想飞得高,就必须现在锻炼好自己的双翅,才能在更高远的天空里和李基比肩。
林依一头扎进了学习,有时甚至逼迫着自己不准再去想李基。李基成了远方的一个目标,在一个叫做幸福的远处等着自己。而现在,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往前赶。
一年后,林依如愿地考上了大学,在外地。
林依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李基,拔打了李基的电话,没通。林依又去了李基的电脑公司,可是走在电脑公司有大门外,她突然又改变了主意。她想,等到大学毕业后,再来找李基,用一种全新的姿态。在林依的想像中,这种姿态是完完全全可以给李基一个惊喜的。
林依把这个幸福的结果设定在了四年后,也就是大学毕业的这一年。
大学四年的时光里,林依在无聊的时候,就用这种臆想中的美好和幸福安慰着自己。身边的同学都纷纷谈起了恋爱,可是林依在感情的世界里只顽固地守候着李基。

6.
“等待一万年不长,如果终有爱作为报偿。”四年的时光真的是一晃而过的。
林依在拔通李基的电话时,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。
李基在电话里是热情的,也感叹时间过得真快。李基说要请林依吃饭。林依说,不,我请你。
林依把地点约在了他们第一次吃饭的那个西餐厅,林依带上了所有的积蓄。她高兴地想,这里是她梦开始的地方。
林依早早地坐在了餐厅的窗口,等待着李基,她不停地想像着彼此的见面会是什么样的令人惊喜的情形。
李基如约。林依看见了他的身影依旧是那么挺拔,俊朗。可是,李基的臂弯里却牵着一个小女孩儿。
“我女儿,两岁了。快叫阿姨。”李基微笑着看向林依,再投向女儿,满眼的怜爱。
那一餐饭,林依依旧没有吃出什么味道。从不吃辣的林依那天吃了一口芥末,被呛的眼泪婆娑。小女孩水晶般的眼神望着她“阿姨,你别哭。。。。。。”

7.
五年后的林依终于明白,爱,原来并不是一厢情愿的守候,她从来没有告诉过李基,她爱他。李基也从来没有对林依说过,他喜欢她。彼此并不需要为对方忠于什么。李基并没有错。如果真要说错,错只错在林依爱得太过卑微。
只是,多年之后,林依也许仍然会感谢这段从来没有开花,也没有结果的爱情。正是因为这样,林依才飞在了更高远的天空,也更明白了爱情到底是什么。

贼三

帖子数 : 47
注册日期 : 13-12-15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还贴两个.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帖子 由 国史馆总裁(沙之心) 于 2013-12-17, 13:53

谢谢蒋师兄分享,拜读了。
avatar
国史馆总裁(沙之心)

帖子数 : 50
注册日期 : 13-11-20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