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踪的宠物玩具

向下

失踪的宠物玩具

帖子 由 奏事处大臣兼国子监祭酒(白龙驹) 于 2013-12-30, 04:34

失踪的宠物玩具
文/沈慧
天降横财
  高翔是学校门口摆臭豆腐摊的小贩。生意清淡的时候,他和其他小贩闲聊着。有人提出问题:“如果有陌生人给你一万元,又免费请你吃喝玩乐。你愿意吗?”有个卖麻辣烫的老头拍着褪毛,文绉绉地说: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”大家纷纷赞同。高翔回答非常另类:“我要提价两万,才陪他们吃喝玩乐!”在众人的唾弃声中,学校放学了。小贩们又各自忙碌起来,谁也想不到,刚才的对话很快就会变成现实。
  “来两串臭豆腐。”一个小男孩擦了把鼻涕,递过来一元钱。高翔接钱的手在一刹那停止了。他并不是嫌弃纸钞上的鼻涕,而是在确认自己的直觉。是的,城管来了!高翔用不可思议的速度收摊,飞奔,麻利地将小推车藏到小巷。一般情况下跑出这条街,城管就不会再追,他也安全了。可今天高翔跑了几条街,都甩不开身后的城管。大队长已经上气不接下气:“别跑了,我找你是为别的事情!”高翔只能硬着头皮停下来。他发现大队长身边有个人,正眼睛不眨地盯着自己看,“像!像!”那人惊喜地说。
   高翔当然知道自己像谁。自从富豪黄超阳到本市投资以后,城管们抓他的时候都变得犹豫不决。因为怀疑高翔和富商有亲戚关系。现在高翔果真被带到黄超阳面前。两个人对视了半天,黄超阳不由心花怒放。他在商场争斗中,竖立不少仇敌。最近他还收到消息,在今天晚上豪斯酒店的宴会中,会有杀手对自己下手。敌暗我明,躲藏总不是个办法。倒不如让这个高翔成为替身,代替自己出席,再暗中申请警方保护,把杀手一网打尽。
“我给你一万元,又请你免费吃喝玩乐。你愿意吗?”黄超阳问。高翔打了一个激灵,回想起白天和众小贩的闲聊,咬了咬牙:“我要两万!”黄超阳倒吸一口凉气,想不到这个满身臭豆腐味的小贩会如此贪心。不过时间只剩下两个小时,黄超阳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,只好答应:“成交!”
对高翔来说,这是一个天降横财的夜晚。除了两万元以外,高翔还得到一身阿玛尼西服和劳力士手表。经过精心装扮,高翔和黄超阳从外形上看,几乎如出一辙。黄超阳嘱咐着:“秘书会一路跟在你身边。你说话做事,都要听他的指挥。”高翔对着桌面上现钞用力点头。当木偶听命于人,相对于卖臭豆腐、躲避城管围剿来说真是太简单了。
若非成为替身,高翔恐怕这辈子都不会踏入豪斯酒店。这里布置的像王宫一样,奢华程度令人乍舌。秘书紧跟在他身后,小声提醒他招呼每个人。有些人只需要点头示意,有些人则需要主动迎上去握手。高翔虽然是穷人,却也看过电视剧。加上他脑袋聪明,所以很快就把富豪扮演的有模有样了。
   他看见走廊尽头又有一个秃头佬走过来,大喊着:“黄总好!”高翔心里一个咯噔,暗地里给秘书使眼色。可秘书这回却像是木桩一样毫无反应,他正盯着手机短信――――黄超阳在寓所猝死。
“喂,光头是谁啊?”高翔急得跺脚,秘书这才注意到高翔。正主遇害,山寨版还有什么用?他从牙缝里挤出每个字:“你可以滚蛋了。”秘书匆匆离去,留下高翔一头雾水地站在原地,双手却被秃头紧紧握住。“黄总,好久不见。还记得我吗?”秃头谄媚地笑。高翔支吾着,寻思秘书下了逐客令,就应该及时闪人为妙。
可秃头却死活不放他走,“请借一步说话。”秃头连拉带扶把高翔请进偏厅,眼瞅四下无人,他从衣服里翻出一筒茶叶:“早就听说黄总喜欢喝茶,这一罐可是极品茶叶。希望你喜欢。”高翔随手接下。秃头见黄超阳没有拒绝,喜出望外地说:“工程的事情,请黄总多费心。”高翔敷衍着:“好好。”这才甩开秃头,几乎一路小跑着离开豪斯酒店。
高翔回到家中,从电视上看到黄超阳遇害的新闻,被吓出一身冷汗。原来他差一点当了替死鬼!高翔忍不住感激杀手慧眼识真伪,杀了正主,让自己这个替身白得了便宜。真是富贵险中求啊。他激动地收起了西服、手表,准备天一亮就把它们低价套现,再加上两万,足够回老家娶个媳妇过日子了。

绝命逃亡
   高翔正在做美梦,门被人一脚踹开,几个高大的人影从门口鱼贯而入。灯光照在其中一个光溜溜的脑袋上,露出卤蛋般的光泽。秃头看见恢复小贩面目的高翔,眼睛瞪得血红。
   他刚得知黄超阳遇刺的消息时,觉得不可思议。因为黄超阳死亡一个小时以后,还在豪斯酒店与他亲切握手。秃头动用关系调出酒店的录像后,才明白自己遇到了山寨版的黄超阳。既然工程的事情打了水漂,他的当务之急自然是讨回茶叶。
   此刻手下已经把西服、阿玛尼手表和两万现金都搜了出来,却没有秃头想要的东西。他用力扇了高翔一巴掌:“茶叶呢?”高翔说:“我以为里面装了什么宝贝,可打开一看,茶叶都发霉了。我气不打一处来,把茶叶撒了一地,茶叶筒也随手扔到路边的垃圾桶去了……”高翔的话还没说完,又挨了一记老拳。对秃头来说,茶叶撒了是小事,可茶叶筒一定要找到。高翔提醒他:“如果要找得赶紧,否则天亮时会被垃圾车收走的。”秃头看了看手表,时间所剩无几,只好跟随高翔匆匆来到街上。
  这条笔直的马路,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垃圾桶。高翔已经不记得把茶叶扔到哪一只垃圾桶中。秃头唯有命令大家分散开去,务必在垃圾车来到之前,把每只垃圾桶都翻找一遍。
  秃头锦衣玉食惯了,可为了找到茶叶筒,也不得不俯身在垃圾桶里翻找着。烂苹果,臭袜子的味道混杂在一起,加上被惊醒的苍蝇扑面而来,秃头终于控制不住哇哇吐了出来。手下们立刻簇拥上来:“老大,你还好吧?”秃头喝完递过来的矿泉水,感觉胃部舒服多了。可是他却觉得不对劲――――高翔没了!
  秃头这才意识到,他中了高翔的圈套。这条街是高翔与城管常年“捉迷藏”的基地,他对地形再熟悉不过。高翔很清楚地知道跳进哪只下水道,再横穿整条街道,就能彻底地从别人的视线中消失。秃头怒极反笑,盯着垃圾桶里的烂葫芦,恶狠狠地想:葫芦总是从藤上长出来的,顺藤摸回去,就能找到蛛丝马迹。高翔也不是从石头缝里面钻出来的。只要找到这小子的老家,抓住他就不是什么难事。
  可是接下来的日子,坏消息却接踵而至。高翔的家虽然找到了,不过他是孤儿,从12岁那年父母双亡之后再也没有回去过。手下从小贩门口中也了解到,高翔没有成家,连朋友都极少。驻守在高翔租处的手下也表示,自从那夜逃离之后,他再也没有回过家。―――高翔真的像一阵烟,带着那只茶叶筒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  秃头陷入沉思。他拥有今天的财富地位,虽借助过暴力,可大部分靠的是脑子。现在他需要冷静,并设身处地来为高翔想一想。这个小贩知道,自己不可能把一盒发霉的茶叶交给富豪,其中必有深意。所以高翔远逃,就是要找出其中的秘密,指望它发家致富。如果自己能给他一个解密的途径,是不是就能引鱼上钩?
  
   奇怪的告示
  想到这里,秃头非常兴奋,他连夜在大街小巷贴满告示:我是一位富二代。刚刚失去亲人,只能与爱犬相依为命。可由于下属办事不力,错将爱犬心爱的玩具茶叶筒在豪斯酒店送人,变得不思饮食,日渐消瘦。如有找到茶叶筒者,我愿意支付五万元酬金。
  秃头相信高翔能看懂这张启示。已故黄总家里养着一只天价名犬,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。如果把茶叶筒说成是这只狗的玩具,所以秃头不惜任何代价也要追它回来就显得合情合理了。在巨额的酬金诱惑之下,高翔应该会现身。
  可接下来的情况却是秃头始料未及的。他想不到,整座城市被这张天价宠物玩具的告示沸腾了。几个小时内,秃头的面前就堆积了上千只茶叶筒。联系电话也被打爆了。秃头一再告诉那些拾荒者和热心的大爷大叔不要再送茶叶筒过来,可他们坚持说,就算这不是要找的茶叶筒,但也不能剥夺狗狗认识它们的权力。也许狗狗会更爱这些新玩具也不一定。
  秃头崩溃了。可手下拍了拍秃头的肩膀,指着窗外的马路:“老大,你看那个人像不像……”秃头的眼睛亮了,他的声音因为兴奋而变得怪异:“快点,准备,鱼,上钩了……”
  高翔终于出现了。他已经在附近观察很久,没有发现可疑情况。他终于鼓起勇气进门:“请问是你发告示的么?”房中女孩看到高翔手中的茶叶筒,惊得站起身来:“是的,这是我狗狗的玩具。”她身边的狗也应声而跃,一把扑向茶叶筒,没命地狂吠着。
  看到高翔惊愕的表情,女孩有些尴尬:“狗狗有些日子没有玩茶叶筒了,可能觉得很陌生。”她不知道高翔小时候养过狗,非常熟悉狗狗的表情。它对茶叶筒的厌恶是毋庸置疑的。
  这显然是个骗局。高翔拔腿而逃。凭借常年和城管周旋的敏感性和爆发力,他在那一刻表现出闪电般的速度。埋伏在暗处的秃头还来不及下令抓捕,高翔就已经消失在人群之中。
  秃头没有心思去追。虽然他发过誓要让高翔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。但茶叶筒回来了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秃头喜不自禁,重奖了有功人员,就连那只不太配合演出的狗狗都有两包狗粮的惊喜。他忙不迭地吩咐心腹:“你拿着茶叶筒,去……”
  就在秃头得意忘形的时候,心腹打来电话:“老大,对方说茶叶筒是假的,他们把我给轰出来了……”话未说完,秃头的手机摔落在地,四分五裂。古人说,人最愤怒的时候,会怒发冲冠;人最悲痛的时候,会一夜白发,这些秃头都做不到,因为他压根就没有头发。可是这没有妨碍他发出撕心裂肺的狂吼:“我要把高翔碎尸万段!”
 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秃头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,制定了严密的抓捕计划。他发誓,不但要追回茶叶筒,还要用酷刑把高翔折磨致死。暴躁的秃头连续立下各种毒誓后,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,几位警察出现在他的面前。秃头因为商业行贿罪被逮捕。
  
   茶叶筒的秘密
  “警察同志,你们可不能冤枉人啊。”秃头委屈地大喊。警方马上出示行贿证据,那是一段视频:秃头在豪斯酒店请求黄超阳 “照顾”自己的工程,并亲自把一只茶叶筒交到他手中。
  秃头知道都是高翔在搞鬼。他一面在心里暗骂高翔阴险,一面装出可怜相:“我的确给黄超阳送过茶叶筒。可你们可以细查,市场上最贵的茶叶筒,也才不过几十元钱,这么点钱够得上行贿吗?”
  “它当然不是普通的茶叶筒。”高翔在警察身后躲闪了半天终于站了出来,“那天在豪斯酒店收到茶叶以后,我就把它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。事后你不顾一切地找它,更证明它的意义非凡。所以我及时报了警。为了查明真相,警察同志请人做了一只假的茶叶筒,并在隔层装上***。恰好此时你也到处张贴告示,我就顺水推舟把茶叶筒交还给你。”
  茶叶筒的真相终于大白:自从购物卡实行实名制以后,人们向官员行贿的方式不得不发生新的变化。其中一种方式就是“茶叶票号”。以这只茶叶筒所属的运鸿茶叶店为例,它近年在全国疯狂开设门店,从表面上看是推广名茶,其实是为变相行贿铺平道路。
  运鸿旗下的每间茶叶店会设置特殊柜台,出售天价茶叶。它们的价格就是根据茶叶罐上标注的星星数量来划分的。其中一颗星代表十万元,星星越多,金额越大。人们买了这些茶叶以后,会当成普通礼品送到官员手中。对方也心知肚明,带着茶叶罐找到运鸿茶叶门店兑换相应现金。所以,全国各地的运鸿茶业网点,都可以做到茶业罐的“通存通兑”。如此一来,“茶叶票号”的生意自然兴隆。
  有意思的是,茶叶票号认“筒”不认茶。所以在包装奢华的天价茶叶筒里面,装的可能就是陈年旧茶。但不会有人在意这些,因为官员们压根就不会饮用茶叶,而是直接兑换金钱。
  高翔给秃头做了个鬼脸:“一、二、…….十。刚才警察同志用真正的茶叶筒,到运鸿茶叶店兑了整整一百万现金噢。够得上定你行贿罪了吧?”
  秃头一阵天旋地转,他盯着高翔,突然想到了当年的自己。那时他也是市井之徒,并没有多少正义感,只是为了一丁点生活费像蝼蚁一样的活着。可自从他不小心惹到一个大人物后,就被对方逼得无路可走。最后秃头为求自保,只好奋起一击,配合警察扳倒这个大人物。
  手铐贴在手腕上,传来一阵凉意。秃头的思绪回到那天晚上,如果他没有使用暴力而是花钱客客气气地买回那只茶叶筒。是不是就能避免牢狱之灾?他不知道答案,只是苦笑着问:“高翔,你为什么会想到用手机拍下这些事?”
  高翔咧嘴一笑:“因为我跟其他小贩打过赌。如果有人白给一万元,我会讨价到两万。我知道这件事说出去没人信,所以我只能把它拍下来,证明我做到了。”
  秃头点点头,心里的问题已然有了答案。
  
  (共计4700字)

奏事处大臣兼国子监祭酒(白龙驹)

帖子数 : 82
注册日期 : 13-11-19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