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 购 你 的 声 音

向下

网 购 你 的 声 音

帖子 由 奏事处大臣兼国子监祭酒(白龙驹) 于 2013-12-30, 04:34

网 购 你 的 声 音
               文/沈慧
             一、死者的包裹
   江雨今年大三,最近迷上了淘宝网店。在他的悉心经营之下,小店的生意越来越好。
   这天江雨却遇见了麻烦事。他接到快递的通知,说自己发出去的包裹地址不详,又无法联系收货人只能退回。江雨着了急,这个客户买了好几百元的东西,一旦退回的话,自己就要承受不菲的邮费损失。所以一整个下午,他都在心急火燎地拨打买家的手机,可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。就在江雨准备放弃的时候,终于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,“喂?”
   江雨大喜过望,“你好。我是淘宝卖家,我想……”
   久久的沉默,却能感觉到对方急促的呼吸。
   “喂,您在听么?”
   听筒里面传来难以置信的声音,“大明,是你么,大明?”对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,像是要哭出来一样。
   江雨一头雾水,不得不再次介绍自己,“我是淘宝卖家江雨,我要找张大明。”
   对方狐疑地问,“你真的不是大明?”
   一番解释之后,江雨才明白事情的原委。接电话的女生叫张宁宁,是张大明的姐姐。一周前,张大明网购了江雨的光碟以后,不幸遭遇车祸死亡。所以电话一直关机,直到今天办完丧事的张宁宁才打开他的手机。没有想到,却从话筒里面传来了弟弟的声音。
   “你们的声音太像了,我几乎分辨不出来。”宁宁依旧沉浸在悲痛之中,忍不住啜泣。
   事出意外,江雨也只能自认倒霉收回包裹了,“我会把钱从支付宝退给你的。”想到要承担邮费损失,他满心郁闷地准备挂上电话。突然听见宁宁急切的声音,“等等!你的网店里都卖些什么?”
   一听这话,江雨顿时来了兴致,滔滔不绝地介绍起自己的淘宝店铺来,“小店商品繁多,欢迎购买。”
   “我可以买你的声音么?”宁宁的提问让江雨吃了一惊。
   
    二、网购声音
   原来,张大明的母亲患有癌症,已经是晚期。家人怕张妈妈受不了打击,选择隐瞒了大明去世的消息。但宁宁担心时间长了,老人一定会起疑心。所以宁宁希望江雨能冒充弟弟给母亲打电话,让她安详地度过生命最后时光。
   网购声音?江雨还是头回听说。他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   “隔三天打一次电话,通话时间为二十分钟。每次的声音价格是一百元。怎么样?”宁宁的语气带着恳求。
   卖声音是无本生意。每次通话一百元,按这样算下来的话,一个月能赚一千元,比自己卖光碟的微薄利润要高出很多。想到这里,江雨一阵心动。“可是,我对大明的情况一无所知。如果张妈妈问起来,不就穿帮了么?”
    “放心吧,她患了食道癌,已经无法开口说话。所以,打电话的时候,只要你说给她听就可以。”
   听到这里,江雨才放心下来,满口答应。当即和宁宁约好,每隔三天,固定傍晚七点钟,就往张妈妈家里打电话。而宁宁会在第二天将一百元打到江雨的帐上。
   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,江雨着实有些紧张。二十分钟的通话时间,他害怕自己突然卡壳或者说漏嘴,甚至提前准备了草稿,将要聊的话题一一写下。做好完全准备以后,他才鼓起勇气拨通了电话。
   “嘟----嘟-----”江雨听见有人拾起话筒,沉重的呼吸。他知道,那是一个病危的母亲在倾听儿子的声音。
   “妈妈!我是大明,我在外地培训,要半年才能回来呢。妈妈,我很挂念你,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呀!对了,现在天气凉了…….”
   江雨故作愉快地对着话筒滔滔不绝,偶尔停下来可以听见电话那端啜泣的声音。江雨的心动了一下。这是母亲在生命的最后时光倾听儿子的声音,纵然病魔缠身,但此刻,她是那么安详和快乐。
   
   江雨很快就适应了这份工作,打电话的时候也从容了许多,常常拿起话筒自说自话,时间就过去了半个钟头。而张宁宁也非常守时地支付货款。两个月下来,江雨的账上多了整整两千元。他常常会掐着自己的胳膊,感觉到疼痛的时候才相信,真的有这样的好事落在自己身上。接着,就得意洋洋地笑歪了嘴。虽然宁宁说过张妈妈的时日无多,但江雨还是由衷地希望她能活的久一些。
    三、突变
   可是,接到学校考试通知的江雨却傻了眼。有一门考试安排与张妈妈电话产生冲突。情急之下,江雨找不到张宁宁,就只好联系张妈妈希望能推迟通话时间。
   江雨每次拨打张妈妈的电话时,两声之内必被接听,可是现在,电话铃响了许久也不见动静。
   宁宁说过,为了方便母亲听自己的声音,特意将电话移到她的床头,让她伸手就能接听。而现在,她这么久都没有接,是不是……
   江雨的心揪了起来,为了素未谋面的张妈妈,也为了那再也卖不出的声音。
   江雨下意识地反复拨打,终于有人拿起话筒,“喂!”是个浑厚的男中音。
   江雨愣住了,他很快反应过来也许这是张妈妈的家人。“我找张妈妈。”他揶揄着,不知道宁宁有没有告诉家人自己的存在,如果身份被揭穿,那对张妈妈将是一个多么残酷的打击!
   “这里是公用电话!”男人显得非常不耐烦,电话断了。
   江雨擦了把汗。一定是拨错号码了,他望着手机心里不由纳闷,自己明明按的是重播键,这样也能错?
   
   江雨重新在键盘上用心按下每一个号码,确认无误后拨通,“嘟,嘟,”江雨等着张妈妈接电话,心想这下应该不会错了。
   电话很快又被接听了。江雨想到张妈妈还健在,喜不自禁,赶紧说,“妈,我是大明,我…….”
   “我说你有完没完?这是公用电话,你听不懂还是怎么回事!”刚才的男中音在愤怒地咆哮。
   电话被挂断的声音重重撞击着江雨的鼓膜。他彻底懵了。难道两个月来自己一直拨打的是公用电话?那个食道癌晚期的张妈妈,行动无法自理的重病患者,又怎么可能使用公用电话呢?
   他回忆起整件事的来龙去脉,发现不少疑点。自己真的凑巧和张大明的声音如出一辙么?还有宁宁,这个网购自己声音的女生,除了按时给自己付款以外,就没有再出现过。也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,这些,难道不奇怪么?
   
    四、一探究竟
   江雨决定将这件事查个清楚。看到张妈妈的电话所在地恰好是自己家乡,他干脆请发小宏子帮忙。宏子一直热衷侦探小说,听说这件事以后,立刻拍着胸脯保证完成任务。
   “哥们,我已经查到公用电话的地点了。放心。我带着DV过去,潜伏在公用电话亭附近,准保拍下真相!”
   
   在与张妈妈通话前十分钟,宏子和江雨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。就等着看究竟是谁,接听了自己的电话。
   七点到了,江雨按下了张妈妈号码的呼叫键。像往常一样,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人接起。看来“张妈妈”果然如约而至。话筒那头传来风雨之声,听宏子说,今天家乡刮台风。
   江雨为了避免打草惊蛇,像往常一样扮演大明的角色对母亲嘘寒问暖着。二十分钟以后,通话结束。挂掉电话的那一刻,江雨心中涌上阵阵得意。
   他赶紧呼叫宏子,心想这个从小到大一直梦想当侦探的发小,亲手捕捉到了真相,一定也和自己一样兴奋无比。可没想到的是,宏子的反应特别冷淡,“都拍下来了。你自己到邮箱去看看吧,唉。”宏子停顿了几秒钟,声音突然有些哽咽,恶狠狠地骂了一句,“江雨,你就是个混蛋!”
   江雨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自己和宏子情同手足从未红过脸。这次突然翻脸让江雨一下子反应不过来。他只能一头雾水地打开电脑,看到了宏子刚发过来的视频。
   
    五、真相大白
   镜头对准电话亭,恰逢台风登陆,风狂雨骤。一位老妇人一手撑着雨伞一手拄着拐杖,行动相当地艰难。她终于提前了五分钟到达这里。现在她正靠在电话亭边上一面看着手表,一面焦急地等着电话。
   电话铃响了,她第一时间拿起话筒。沉默不语,倾听的时候还不时擦拭着眼泪。雨越下越大,风吹落了她的雨伞,将它刮到很远的地方。可是她依旧不舍得放下话筒,就这么站在雨里贪婪地听着。大雨把她淋得透湿,她却满脸的幸福地微笑。
   “妈妈!”江雨再也控制不住眼泪,几乎哭着跪倒在屏幕面前。画面上的老妇人再熟悉不过,就是自己的母亲!只是半年不见,她竟然已经满头白发!
   江雨的父亲过世的早,全靠母亲拉扯长大。江雨非常抵触母亲的严格管教,所以上了大学的江雨像是飞出笼的鸟儿,每天似乎有忙不完的事情,根本无暇顾及母亲。每次她打来电话,江雨都是敷衍几句然后匆匆挂断。最后他干脆将母亲的号码设置为黑名单,完全屏蔽来电。
   思子心切的母亲,万般无奈下才想出这么个方法。先网购了儿子的商品,再请人冒充张宁宁编出张大明的故事,让儿子在固定的时间给自己打电话。孤独在家的母亲,只要能听见儿子的声音,就是最大的幸福了。
   江雨甚至想不起来上一次给母亲打电话是什么时候了,是两个月前还是三个月……?他快速拿起电话,手却颤抖的厉害,始终无法鼓起勇气拨通。
   他狠狠地扇自己耳光。为了一百元可以把张大明冒充的惟妙惟肖,对着莫须有的“张妈妈”谈笑风生。可如今面对亲生母亲确是不知如何开口了!
   江雨决定明天就请假回家,向母亲赔罪。毕竟,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
(共计:3394字)
  

奏事处大臣兼国子监祭酒(白龙驹)

帖子数 : 82
注册日期 : 13-11-19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